新的开始,以及所有其他的事情


我又换地方了。

这个域名及其由来


这个域名是一次在GoDaddy上冲动购物的结果。200+rmb一年,仔细想想似乎也并没有特别贵(但是也很贵了)。服务器是vultr的最便宜的方案。难得有一个大陆能够勉强正常访问的ip,之前试过很多次都不行。我知道通过加cdn能够(部分地)解决访问的问题(2014年左右在redhat OpenShift的免费服务上试过了),但是初期配置依然很头疼。即使是用了特殊手段,ssh还是老是在慢和掉线之中做二选一。
gitea是好文明。之前天真的以为用自带的GitWeb就够了,自己可以手动封装脏活,但是脏活毕竟是脏活,用现成的永远比自己造舒服。
最近这几天一直在试图通过git hook加自动部署,这样就能像以前推github/gitlab pages一样推博客了,然而至今都没能搞出来。
加Let's Encrypt的证书大概是整个设置过程中最简单的一环。我这边用的nginx,他们正好有自动配置的工具,一个命令完事了。

今后前进的方向,或者不前进的方向


最近一两个月发生了一些事情,由此我不再觉得现在的工作有什么值得开心的地方;它真的变成了一份工作了。如果这就是典型的软件工业的样貌,那么我只能说我和软件工业不合。我开始认真考虑自己究竟喜欢什么,然而这对我很困难,也许是我小时候因为要「听话」而被迫放弃的事情太多了,于是我干脆就什么都不追求,因为只有这样才不会因为被迫放弃而伤心。我猜测,也许我不是对软件开发本身失去热情,而是对多人协作进行软件开发失去热情:如果说单人carry的感觉像是独自一人艰难地走过雪山的话,那么多人协作就跟雪山还是徒步都毫无关系:有时它简直不像是在开发软件,反而像是在处理政治问题。我怀疑管理剥夺了软件开发中所有可能的乐趣,它因为将一部分重心从思考对策和实际干活搬到管理本身之上而拖累了所有身处其中的人1,这本该激起「We have won, but at what cost?」式的反问;但如果要说人们应该接受「职场本来就不是给你提供乐趣的地方」的观点,那就给我接受「为了这乐趣而来的人一定会因为这乐趣的丧失而走掉」的事实,接受人们会为自己另作打算的事实——要不是为了钱,即使是像我这样的对人的享乐没有半点指望的人,也不愿白白花时间过如此苦闷的生活。

我计划(起码在业余时间里)从单纯的软件开发转移到别的事情上去。Interactive art,或者硬件,都无不可;只要是与互联网或者一般的软件工业无关的、单人carry的就可以;这个域名是.graphics2,其实也有「我不再做单纯的写软件的程序员了」的意思。

其他的事情


由于我在跑gitea,那么我是有装mariadb的,我不如干脆写个博客程序算了(顺便试一下新的语言),反正坚持静态生成似乎也没有太大的意义。

对了,5天前是我的20岁生日。存款是一年比一年多,但是不知为什么,生日可是一年比一年惨淡。

2020.6.7

Footnote


1. 我已经为了写个OKR想了足足36个小时了。我很清楚的知道我要做什么,我在脑海中有完整的方案,但是KR不是todolist,因此todolist也不能是KR,所以我很清楚,如果我把我的方案写出来,那肯定是要被念的。可问题是,我这种这么niche的东西究竟要怎么衡量呢?如果说「做完」和「没有做完」也是一种measurement,那么这跟todolist又有什么区别?即使不谈niche,对于写作者而言要怎么设一个measurable的KR呢?字数还是阅读数?对于科研又要怎么做?
2. 为什么是.graphics?sebastian.art在GoDaddy上要近6000RMB一年,go figure.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