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某人在推特上的吵架记录看了一下,稍微有一点没什么关系的感慨。

也许是因为我靠webshit stuff吃饭,所以PLT对我在某种意义上变成了类似音乐一样的东西。比如说,你想要学钢琴。你快21岁了,就算你学得会,你也大概率干不过Tigran Hamasyan。比如说,你想要学流行作曲。可是我们已经有Jacob Collier了,你大概率干不过他。对我而言这反而让事情变得简单很多。就好比说假如你四五岁学琴,你要去比,要去考级,如果你要进专门培养钢琴家的小学,你真的要卷得非常厉害,甚至你连卷都不行:比如说,Rachmaninoff的手巨大,他够的到的音程你够不到,你天然比他在这方面落后一部分。但是我已经快要21岁了,这些攀比对我来说全不存在,留下的就只有「想做」和「不想做」而已。想学便去学,不想学便把琴二手出掉,不过是这样的事情而已。但是这里有「我并不靠这个吃饭」这个因素在,所以我没有这个的压力;局中人的压力有多大,理论上来说我是无从得知的。

去年的瘟疫给了我五年前还在读大一的时候有意或者无意地忽视掉的一个巨大的事实的一个无法摆脱的印证:我能够在某地做某事,不完全是我自己一个人“卷”的成果。因素有很多,但是如果要把这些因素全部概括起来,那就只有「走运」二字。付得起学费是一种走运,出生在大城市是一种走运,etc。你真的不能把这种「走运」算作是你的努力成果(所以我才不喜欢社会达尔文主义)。比如说,我很清楚我有现在的工作单纯就是我走运。同理,有的时候你也真的不能把谁的「不走运」算作「不努力」。比如说那些做了婚检产检却依然产下了自闭症患儿的夫妻;难道你真的要怪他们「没有努力生一个没问题的孩子」吗?当然,有些东西你大可以怪罪到那类事情上,比如说我没能出国读硕士是因为我懒惰而不努力,就算我家已经支离破碎了也好,母亲因为乳腺肿瘤(这算是女性常见疾病了;建议给身边的女性提醒一下)做了两次手术身体虚弱也好,我的姐姐有自闭症至今也找不到工作也好,如果你真的那么相信人的主观能动性的话,你怎么骂我我都没问题。但是那是我五年前曾经相信过的东西。我现在早就不相信了。

有很多东西靠主观能动性去解释,不是不make sense,就是practically impractical。就好比说某人(并非吵架的二人中的任何一个)水平也就那么回事,但是因为家里无灾无祸且有钱,已经海外本科了。我当然也可以在维持家人无事的同时run到国外读本科——如果我把我自己压榨到半死不活的话。如果你还要来说我不够努力的话,我真的不一定会理你。

我觉得这不是自我安慰——你说是的话那就姑且当它是吧,但是活着(无论你需不需要吃精神类药物或是其他东西)是件很吃觉悟的事情。不仅仅是学CS需要觉悟,活着也需要。接受自己比别人差需要觉悟,接受自己过得没别人好需要觉悟,etc。别人水平马虎但是海外本科/硕士/phd,在国外过得风生水起,我羡慕吗?我不仅羡慕,我还嫉妒得要死,半夜想起来还会睡不着,但是无论是咒骂他们也好,还是咒骂自己没用也好,还是朝着谁倒苦水也好,不仅没有办法改变这事实,而且我自己也不会因此觉得好过一点。我个人的体验是,只有在有了觉悟之后心里才会安静下来,才会真的看得进去东西:「我知道我赶不上,但是我就是要学」;剩下的,我不想在意,在意了也没用。

算是失败人的失败谈。你要是还是觉得我只是个甘于庸碌一辈子的垃圾,那就当成是那样好了。


2021.2.17
Back